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荒兽主宰 第一千七五四章 踏天之桥

发布时间:2019-10-12 19:03:38

荒兽主宰 第一千七五四章 踏天之桥

这一刻,燕澜身后,众人更是瞪大眼睛,目闪忧芒。

他们倒不是担心燕澜无法通过第一轮,而是害怕燕澜对抗幻化龙兽消耗力量太大,影响接下来的竞试争比。

燕澜微微一笑,转身道:“刚才域主大人还夸我运气好呢,没想到运气逆转得这么快。不过不要紧,通过第一轮应该毫无问题。”

鲁菅笑道:“那是当然,你是谁啊,你是燕澜老大!”

赤脚老鬼点头道:“燕澜,尽力而为,量力而行!”

众人都是轻轻点头,朝燕澜投去鼓慰的目光。他们虽然心中忧虑,但不愿在燕澜面前表现出来。

燕澜朝众人扬起嘴角一笑,便转过头,凝视踏天桥。

踏天桥宽达万丈,气势分外雄奇。

余智吟静待众修议论接近尾声,方才道:“首轮规则老夫已讲,也没那么多条条框框的道理需要叙述,更无盛大隆重的仪式需要举行。诸位竞试者,竞试开始吧。”

“不过请诸位记住,没有竞试牌鉴,或者竞试牌鉴非本人持有,千万不要踏上踏天桥,否则必死无疑。”

这是防止有人顶替舞弊。

刹那间,六头机关兽同时爆发出巨大的呼啸之声。

紧接着,百余修士几乎同时一跃而起,登上踏天桥,朝中心那块悬浮石台奔去。

燕澜并未太过着急,而是缓缓地落到踏天桥上,同时余光扫向沐荣光和空劫剑二人。

虽然燕澜此时的修为境界远超沐荣光二人,但欣赏强大的对手,总能学到不少有用的东西。

当燕澜落到踏天桥上,只闻耳际传来数道轰鸣之音,紧接着眼前的景象彻底变幻成另外一幅景象。

荒原,一望无际的荒原。

荒原之上,风沙飞扬,寸草不生,好似那杳无人烟的蛮荒之域。

燕澜凝视身前万丈处,在那里,三头龙兽正盘旋半空

,虎视眈眈地望着他。

此刻,在机关兽上的众修看来,所有竞试者皆是保持笔直站立的姿势,有些人寸步不移,有些人缓缓地向前移动。

但是,所有竞试者都始终笔直站立,像是站立在滑轨上的僵尸。

督战众修纷纷摇头叹息,因为这实在太过无聊,很不精彩。

不过有些人想得明白,皇国允许他们过来,首要目的不是让他们欣赏竞试比战,而是监督竞试的公平公正。

所以第一轮竞试虽然枯燥乏味,但也没有人敢骂骂咧咧。

燕澜望着三头长达万丈的龙兽,魂力一动,旋即惊异道:“好家伙,有意思,没想到这幻化而出的龙兽,还真存在真龙气息。如此看来,必定是皇国先祖动用了真龙之力,方才有此效果。”

燕澜的嘴角突然翘得更高,像只狡猾的老狐狸。

“别人都竭力对抗这三头幻化龙兽,而我呢,此刻却想要吞噬掉这三头龙兽的力量。若将这股力量注入蛟龙青城的体内,其必定与真龙更近一步。”

燕澜撅了撅嘴,心中继续道:“就是不知道这么做,会有怎样的后果……不管了,先吞噬再说。皇国应该不会在乎这么一点真龙之力。况且,只要我有足够的实力,于皇国有利用之处,皇国应该也不会与我斤斤计较。”

拿定主意,燕澜笑容更加浓郁。

此时,燕澜始终未迈出一步。

在众修看来,燕澜登上踏天桥之后,一步未动。

范揽眨了眨眼睛,喃喃道:“咦,其他人或快或慢都已经开始动了,为何就燕澜一动不动,该不会出现什么状况了吧。”

南拓天道:“燕澜能出现啥状况?他的能耐还要去怀疑吗?我以为,别人动的是蛮力,燕澜动的是脑子。他现在肯定在思索,如何以最小的代价通过踏天桥。”

鲁菅扬眉道:“欸!拓天前辈言之有理,大大有理啊,肯定是这个原因。”

赤脚老鬼本还有些担心,见众人都这般认为,当即稍稍松开心神。

这时,不远处的庆家庆来风嗤嗤笑道:“我说你们还真挺能自我安慰的啊!诸位,应该还没忘记余大柱老刚才说的话吧,每个竞试者,尤其是咱们机关龙兽上的竞试者,要面临三头准逆天涅境实力的幻化龙兽。”

“呵呵,以燕澜的实力,一头准逆天涅境的幻化龙兽就够他受的了,三头一起上,恐怕会要了他的小命。依我之见,燕澜现在肯定是怕了,进退两难啊!”

“进的话,又打不过三头幻化龙兽;退的话,又丢人现眼。哎,我都替燕澜着急啊,这下可怎么办呢?”

庆来风完全用一种欠揍的语气,浑身也是一副欠揍的模样。

赦无生哼道:“庆大柱老,要多管教管教你们庆家小辈啊!说话信口开河,容易闪了舌头。”

庆竹公冷冷一笑道:“赦大阁老,我等乃是竞试招生的监督者,难道连点评的权力都没有了吗?来风只是说出他真实的想法,又没干扰燕澜竞试,何须老夫管教?”

“再说了,你们之中的某些人,不也是大话连篇吗?莫非老夫也要提醒你们多多管教?在这里,自由评议的权力,是天赋之权,是皇赐之权,你们不可剥夺,老夫也不可剥夺。”

赦无生眉头一掀,旋即点头无奈道:“好,好,庆大柱老,你赢了。”

鲁菅摸了摸鼻子,指着一名身穿灰衣的老者道:“那个老家伙,应该就是你们庆家派出的竞试者吧!”

不真仙、赦无生、暮成雪等人闻言一怔,旋即皆是点了点头。

他们心中突然生出一种不详的感觉。

突然,鲁菅指着那名庆家灰衣竞试者道:“哎哟,那个老家伙跑那么快干啥啊?现在这么卖力,小心伤了老骨头,耗费了精气神,到第二轮就只能眼巴巴地望着别人竞试,我真怕他一口闷气喘不出去,当场憋死在这里。”

庆竹公神色骤变,冰冷地盯着鲁菅,目光如剑。

庆来风更是捋起袖子,就要朝鲁菅冲来。

赦无生、孤鹜等人见状,连忙假装散步,挡在了鲁菅身前。

庆来风岂敢与这些老辈修士正面对抗,只好指着鲁菅大吼道:“你小子给老子闭嘴。”

亳州治疗睾丸炎医院
晋中好的男科医院
通辽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亳州治疗龟头炎方法
晋中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