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符文猎手 第一百七十四章 至强之剑

发布时间:2019-09-25 21:21:12

符文猎手 第一百七十四章 至强之剑

血色枫叶之年,黑石山矮人与地行者部族的战争已经陷入了无法自拔的泥潭,为了争取到人类帝国的物资支持,矮人王将国库中的至宝“天使之泪”拿出来作为抵押。【更多精彩请访问】这颗天然大钻石是矮人从地心深处挖掘出来,经由三代传承的工匠大师百年时光打磨出来的结晶,它有一千零二十四个抛面,放在阳光下折射的光芒以普通人的肉眼都无法直视。

这颗史无前例的大钻石刚一现世,就引起了人类帝国的狂热。在那个遥远的年代里,由这颗大钻石所引发的一系列恩怨情仇足可以写成一部鸿篇巨制,甚至后来帝国分裂的原因也可以追溯到它的身上。

矮人王国和地行者部族的战争还没有结束,人类帝国却因此而衰落。

一颗钻石造就了一个全新的奥克兰特王国,造就了开国先君的那一段传奇史诗,同时也造就了另外一个人。

当“天使之泪”第一次展现在人类面前时,所有围观的贵族都被那灿烂的光芒所震慑,当他们纷纷低下头用手帕擦拭眼泪的时候,唯有一个跟着主人来到现场的小伙计从始至终都没有转移视线,他的目光是那样的痴迷,即使从眼角流出鲜血也不自知。

那一刻,未来的北风剑圣找到了独属于自己的剑道。

埃尔愣愣地望着眼前的沟壑,脑海中一片空白。他们刚刚走到剑墓之外,就被那一剑的威势所震慑,完全失去了思考和反应的能力,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眼前的城堡已经被一分为二。直冲天际的剑光将天空中的云彩撕裂,而在地上也同样留下了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

埃尔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自己眼前的东西,那不是一条单纯的沟壑,不是说在地上挖了个沟那么简单。那道沟壑带给他的感觉就像是被风痕所切割的空间一样,就在他面前不到三米远的地方,整个世界都被一分为二,不仅仅是用肉眼能够看见的岩石和泥土,还有看不到也无法描述的东西,例如基础的法则……虽然到现在还不能理解所谓法则的含义,但是埃尔现在清晰地感受到了,某种支撑着现实世界的东西被粗暴地撕裂。【更多精彩请访问】

这才是真正的强者所拥有的力量吗?埃尔咬紧牙关,强行压抑住内心的惊涛骇浪,这样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强大力量再一次刷新了他的世界观。

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自己的直觉有多么可靠。即使面对大力士海格南压倒性的力量,他心中也不曾有半点胆怯之心,还敢于和他正面冲撞。但是在黛安娜面前,他下意识地收拢起了自己的獠牙,不敢露出半点锋芒。那个时候他以为自己只是出于谨慎,但是现在的他才知道,那其实是出于恐惧。

埃尔猛地抬起头,向城堡方向望去,那边的战斗并没有结束,能让黛安娜斩出这一剑的敌人必然也不是等闲之辈,他迫切地想要亲眼目睹,那个层次的强者在战斗中究竟能爆发出什么样的力量。

玩偶师凭空悬浮在城堡上方,咬牙切齿地盯着里面,脸上的神色却有些迟疑不决。作为老牌的黄金位阶强者,如果自己处于巅峰状态的话,想要收拾这么一个小丫头哪里还用得到那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

只是如今已不比当年,那一代的成名强者在十年前的****中已经凋零的差不多了,剩下来的幸存者也早就没有了当年的那种激情。黄金狮子受伤之后就一直在装死,如果不是伊斯塔伦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几乎都没有人知道他还活着。而玩偶师也早就失去了当年那种桀骜不驯的资格,现在的他只不过是王室蓄养的一头猛犬而已。

本来实力就达不到当年的水平,在这种级别的战斗中还想着留手那几乎不可能有胜算。可无论是出于立场还是对未来的考虑,他都不能放开手脚与黛安娜生死相搏。

玩偶师在心里面疯狂地咒骂起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如果按照原本的计划来进行,也不至于把事情闹到现在这样无法收拾的地步。

家主米开罗原本的目的只是想要追寻先祖的光辉,培养出北风一脉的剑圣,为此他不惜放弃了家族在王国上层的诸多利益,将剑堡的势力全面收缩低调做人。然而他的这种做法却触及到了其他人的利益。王室不希望出现不受自己控制的至高强者,而在北风家族内部,也有很多人对于这种做法颇有微词。在利益的驱使之下,王室、北风家族的内部人员以及石工兄弟会心有默契地走到了一起,开始设计一个阴险的计划。

这个计划最初的设想是首先让米开罗这个固执的老头子倒下,同时利用石工兄弟会造势吸引黛安娜的注意力,让她无暇他顾。然后下毒放翻忠于家主的那些大剑士,利用他们的性命威逼利诱黛安娜放弃反抗,由玩偶师来控制住她的意志。

如果这个计划能够成功,各方的利益都可以得到保证。王室得到了以剑堡为代表的死忠派重新效忠,以及一位受到控制的准剑圣强者。而北风家族则可以重新回到王国上层政治圈中,以王后家族的身份争取到极大的权力和利益。与此同时,剑堡地区也将作为北方阻挡瘟疫的桥头堡向北方难民开放,而石工兄弟会得到了组织这些难民的权力。

站在石工兄弟会身后的那位大人物,或许还对剑堡的宝石资源怀有觊觎之心,不过那都是无关痛痒的细节问题,可以留待日后慢慢解决。可现在的问题却是伊斯塔伦人的出现给这个计划带来了不可预知的变数。

天知道那帮该死的北方佬是怎么从瘟疫和战争的双重打击下逃了出来,而且竟然还保存了相当可观的实力。几千名全副武装的伊斯塔伦精锐战士,其战斗力可以媲美南方地区成建制的军团,而且还得是万人规模的集团军。更让人恐惧的是,在已经确认白狮子家族高层战力及领导者无一生还的情况下,这支部队竟然还拥有复数的白银位阶强者,这对于某些心里有鬼的人来说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石工兄弟会试图利用难民拖延伊斯塔伦人的脚步,但是对方的部队中显然也有智者坐镇,根本不和你讲究什么仁义道德或者骑士精神,就是凭借着武力粗暴地直接碾压过来。要么让路,要么被屠杀,作为一个非法社会组织的石工兄弟会虽然具有绝对的号召力,但是他们在面对不讲道理的正规军队时没有任何解决问题的办法。

其实严格来说也不是办法,只要作为计划主导者的王室方面放下身段和这些伊斯塔伦人商量一下,等我这边弄完了再放你们过去,这应该就不会发生现在这种尴尬的局面。然而当时他们并没有对这些伊斯塔伦人产生足够的重视,或者说根本就没想过和一群流亡者做什么谈判。

而这种轻视所带来的后果就是伊斯塔伦人竟然直接找上了黛安娜,让接下来的一切都脱离了原定的轨道。原本准备牵涉黛安娜精力的石工兄弟会被伊斯塔伦人搞得焦头烂额,而在城堡里,突然到来的那两位白银位阶的年轻人也不愧是从那座死城里爬出来的精锐,竟然在中毒的情况下还能逃脱追捕,顺带救走了席马科,让原本占据实力优势的王室一方陷入了极为被动的局面……

虽然说这些细节问题对于黄金位阶的玩偶师来说算不上麻烦,但他现在却不可能为此而浪费哪怕一点精力。在这个境界的强者战斗之中,任何一方稍有松懈就要会吃亏,而他刚才就亲自证实了一次这个道理。

惊魂未定之余,玩偶师也不得不慎重起来,刚才那一剑直接粉碎了他的替身傀儡,等于是自己已经死了一次。像他这种级别的强者所使用的替身傀儡,可不是黑胡子随手扎出来的干草娃娃那么简单,相对于身体上的伤痛,反而是那个傀儡花费的成本更让他痛彻心扉。

“愚蠢的女人!你要在剑堡开战吗?那我就如你所愿!”玩偶师望着下方没有半点响动的城堡,冷哼一声咬着牙说道。他手腕一翻,从身后抓出一把雕刻花纹精致的胡桃木手杖

符文猎手  第一百七十四章 至强之剑

,冲着被一分为二的城堡轻轻一点,在半空中划出一个神秘的轨迹。

只听轰隆隆一阵巨响,原本出于静默之中的城堡轰然倒塌,岩石城砖如同洪水般倾泻而下,连带着房间里各种零七八碎的装饰物品都一同埋葬。只有那些放置在走廊或者大厅里用于装饰的金属盔甲和武器,诡异地停留在原地,看上去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外力的影响。

玩偶师伸出另一只手掌用力一攥,那些悬浮在空中的金属盔甲武器就像被无形的大手一股脑地抓住,毫无差别地捏在一起,发出刺耳的摩擦声音。只在瞬息之间,那些金属竟然被强行地揉捏成了一个巨大的人形。

两点血红色的光芒从金属巨人的眼部亮起,他抬起头发出无声的嘶吼,从自己的身体里拔出一把同样扭曲出来的长枪,朝着城堡的废墟坠落下去。

来源:燃文书库

(江苏)

深圳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深圳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深圳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深圳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深圳治疗宫颈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