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风鬼传说 第392章 决战

发布时间:2019-12-04 13:57:10

风鬼传说 第392章 决战

第392章决战

西卜山战役的第四天,风军的攻势可用排山倒海来形容。接近二十万的风军,分成四个阵营,每个阵营五万人,分从宁南军大营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展开猛攻。

主攻宁南军东营的正是以胡冲为首的第一军团。第一军团的兵力已经在宁南境内拼光了,现在的五万军力,大多都是从第三第四军团那边分配过来的。

风军向前推进的时候,重盾兵顶在最前面,压住己方阵脚。距离宁南军大营还有五六百步远的时候,对面的营地里便传出一连串的爆响声,那是火铳的齐射。

火铳射出的钢弹纷纷打在重盾上,叮当作响,溅起一团团的火星。

向前推进的重盾兵不时有人腿部中弹,惨叫着向前扑倒。可他们一旦倒,失去了重盾的保护,接踵而至的便是从四面八方飞射过来的钢弹,把他们的身体发出一团团的血雾。

风军要付出数人甚至十数人的伤亡,才能把重盾重新举起,继续向前推进。

其实,失去了火炮的破盾,宁南军的火铳威力已然是锐减,但即便如此,风军在向前推进的过程当中,还是付出了巨大的伤亡。

由五六百步开外,推进到一百步以内,在这个过程当中,不知有多少风军将士惨死在宁南军的火铳之。跪求百独黑*岩*閣

进入百步之内,风军的箭阵终于派上用场,在各兵团长营尉的喝令,兵卒们纷纷捻弓搭箭,展开齐射。

嗡!随着无数弓弦的弹动声,一面黑雾从风军的阵营里弹飞起来,飞上高空,又由高空划出一道弧形的抛物线,向宁南军的营地里砸落进去。

宁南军方面早有准备,兵卒们纷纷顶起盾牌,抵挡风军箭阵。叮叮当当!箭矢如同雨点一般,落在宁南军的盾阵上,与此同时,宁南军的火铳兵弓箭手也纷纷展开还击。

顶着宁南军的火铳和箭阵,风军完全不顾自身的伤亡,不断地向前推进,双方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眼看着风军距离己方大营已只剩十来步远,宁南军的将官令,火铳兵后退,长枪兵顶到前方御敌。

随着宁南兵的长枪兵顶到前面,再看宁南军大营的寨墙上,从原木与原木之间的缝隙里,探出来一支支锋利的长枪枪尖,在阳光的映射之,闪烁着刺眼的寒光。

冲到第一军团最前面的是以曹雷为首的风军,见双方的距离已足够近,曹雷大吼一声:“兄弟们,全体冲锋

,攻破寨墙,杀进敌营!杀!”

“杀啊——”风军将士们齐齐呐喊一声,由一步步的推进变成向前冲刺。重盾兵们双手托着盾牌,径直地向敌营的寨墙上猛撞去,长枪刺盾以及盾牌撞击寨墙的脆响声闷响声持续不断,风军用重盾把探出寨墙的长枪硬生生地顶撞回去,紧接着,后面跟上的长枪兵长矛兵把手中的武器顺着寨墙的缝隙,反刺回去,顷刻之间,寨墙内惨叫声四起,而后,又有更多的长枪长矛从寨墙内刺出来,穿透盾牌的缝隙,扎进风军的人群里。

在寨墙之上,还站有无数的宁南军,或是用长枪向猛刺,或是居高的向放箭。他们在杀伤寨墙前的风军同时,自己也被从风军阵营里射出的箭矢贯穿身体,哀嚎着栽墙头。

很快,风军用盾牌搭起一面面的云梯,锐士们手持陌刀,大吼着向前冲刺,他们脚踩着盾牌云梯,冲上寨墙,砍杀上面的敌军,不过,营寨内射出的钢弹箭矢也不时打在他们的身上。

受伤的没受伤的锐士们在砍光寨墙上的敌军后,纷纷嘶吼着跳进寨墙之内,与里面的宁南军展开近身肉搏战,锐士们在疯狂砍杀敌人的同时,自己也被百倍千倍于自己的敌军乱刃刺死。

不过锐士的冲阵为风军士卒打开通道,大批的兵卒顺着盾牌组成的盾梯一个接着一个的登上寨墙,然后不管不顾地跳进寨墙之内,与敌肉搏。

死守大营无路可退的宁南军也都豁出了性命,拼死作战,退到后面的火铳兵不断地交替放枪,把冲上寨墙的风军士卒打倒一排又一排,而后,宁南军趁机重新夺回寨墙顶端的控制权,但接来,他们面对的又是风军阵营的箭射,以及风军锐士们重新冲阵。

战斗就像是一台巨大的绞肉机,不断地吞噬着战场上的一切生灵,把他们撕碎绞烂。

在如此你死我活的激烈拼杀中,双方的伤亡都呈直线上升,一个营的兵力顶上前去,恐怕连一刻钟的光景都不到,便死得一个人都不剩。

见前方的兵卒久攻不,兄弟们成群成片的扑倒在血泊中,曹雷哇哇地大叫两声,持刀冲到己方阵营的最前面,分开风军的兵卒,他双手持刀,高举过头顶,全力向劈砍。

在他手中的灵刀砍落来的同时,空中幻化出来一把金光闪闪的虚刀,这一把虚刀正砸在寨墙上,爆发出咔嚓一声的巨响。

再看由原木打造的寨墙,被虚刀硬生生地砸开一道大豁口。

周围的风军见状,士气大振,人们拼命的向前涌去,死命地挤着寨墙豁口的两端。

嘭嘭!随着两声巨响,密密麻麻的风军将寨墙上只有一尺宽的豁口硬生生地挤开成一丈多宽,大批的风军顺着这道豁口,冲进宁南军的大营里。

前面的兵卒才刚刚迈步踏进敌营之内,迎面而来的便是火铳和箭矢的齐射。

军兵们纷纷扑倒在血泊中,后面的军兵踩着同袍的尸体,继续冲杀进来,许多遍体鳞伤的兵卒冲到敌军的阵营前,拼尽最后一口力气,刺出致命的一枪或一刀,然后与面前的敌兵双双摔倒在地上。

曹雷随着风军杀进宁南军大营,灵刀挥砍出去,施放出万刃决,无数的金色灵刃飞射进宁南军的阵营当中,把前排的宁南兵扫到一大片。很快,一名宁南军将官迎上曹雷,灵枪向他的胸口猛刺过去。

还没等曹雷抡刀招架,斜刺里一名风兵锐士窜了出来,飞扑到那名宁南军将官的身上,与此同时,他手中的陌刀也顺着对方的胸腹之间的灵铠缝隙深深刺了进去。曹雷深吸口气,灵刀向前一指,大喝道:“兄弟们,随我杀!”

“杀——”以曹雷为首的风军如同出笼的猛虎,向前方的宁南军人群猛冲过去。嘭嘭嘭!火铳的爆响声连成一片,宁南军的阵营里冒出阵阵的青烟,飞射而来的钢弹打在曹雷的肩头,手臂小腹,灵铠残片飞出多远,他好像完全感觉似的,箭步窜到宁南军阵营前,灵刀左右挥砍,一口气扫到十数名宁南兵。

曹雷一马当先,完全不顾生死的猛冲猛杀,周围的风军大受鼓舞,人们跟随着曹雷,与宁南军兵卒混战到了一起。

前方的宁南军多得仿佛永无止境,永远都杀不完,曹雷不断的抡刀,不断的向前推进,到最后,他整个人都杀得麻木了,只剩机械性的挥刀劈砍前进,再挥刀再劈砍再前进。

以曹雷为首的这支风军,把宁南军的阵营硬生生地撕开一条口子,顺着宁南军的东营,一路杀到营地的正中央,再往前看,前方有一座大帐,大帐的正前方竖立着一面大旗,旗帜上写着一个大大的‘帅’字。

看到这面帅旗,曹雷也就明白了,自己已然冲杀到宁南军大营的中军帐。他深吸口气,边向前挥刀砍杀敌军,边大喊道:“兄弟们,随我杀进中军帐,取宁南军主帅的狗头!”

“吼——”曹雷勇猛,一声令,也是一呼百应。

周围的风军齐齐大吼一声,一个个使出全力,向中军帐那边冲杀过去。可是越紧接中军帐,前方的宁南军兵力就越多,放眼望去,人头涌涌,全是宁南军。

就在曹雷率领着风军浴血奋战的时候,宁南军阵营的后方传出悠长的号角声:“呜——呜呜——”

随着号角声响起,挡于曹雷等风军前方的宁南兵们纷纷向左右两旁退避,让出一条两丈多宽的通道。

紧接着,在通道的尽头行来一队宁南军将官,为首的一人,骑着高头大马,身披金盔金甲,背披红色的大氅,坐在马上,威风凛凛,好不气派。

在他的周围,还有众多银盔银甲钢盔钢甲的宁南军将官以及修灵者,人们跟随金甲大将,走到宁南军阵营的中部,停了来。

那名金盔金甲的大将有四十出头的年纪,相貌堂堂,五官刚毅,不怒而威。

他举目打量了曹雷以及周围的风军一番,嘴角扬起,露出一丝冷笑,他抬起手中的马鞭,问道:“何人去取此匹夫的项上人头?”

他话音刚落,一名宁南军将官大喝一声:“大人,让我来!”说话之间,他催马前冲,策马奔出宁南军的阵营,来到曹雷近前,二话不说,长刀向前挥砍,直取曹雷的脖颈。后者怒喝一声,挥刀招架。

当啷!随着一声刺人耳膜的铁器碰撞,两把灵刀结结实实地碰撞在一起,曹雷感觉有千钧之力向自己席卷而来,他双脚贴着地面,向后滑行出三米多远,把他背后的风军都撞到了一大片。

他刚刚稳住身形,那名宁南军将官又催马冲到他面前,这回他是把长刀当成长枪来用,借着战马冲刺的惯性,一刀直取曹雷的胸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