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广州限养区内打狗 狗患是人错还是狗错?

发布时间:2019-08-15 11:17:05
在偌大的城市管理问题内,养狗管理只是其中一块小小补丁,但从北京的限养到陕西的非独院不能养,从沿海城市逾万的管理费到上海分地段交付办证费,中国的犬类管理在长达近20年的摸索里,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出路。 民意对峙江门禁狗令9天被叫停 7月底,一道禁犬令在江门传出。 这个名为《关于加强市区犬类管理的通告》,涉及公安、农业、城管、工商和卫生五大部门。其中最敏感的禁令有两条:一是“江门市城区(含蓬江区、江海区、新会区)为犬类禁养区”,禁养区内一律不准饲养各类犬只;二是自8月26日开始,该市犬类管理联合执法人员将对在禁养区内的公共场所违规饲养的犬只予以统一收缴、捕杀。 什么情况属于特殊情况?捕杀宠物是不是侵犯了市民的物权?禁犬令的出台,引发了媒体和民众的普遍质疑。 江门市农业局总畜牧兽医师龚荣茂称,“关于‘8月26日后,市犬类管理联合执法人员将对在禁养区内的公共场所违规饲养的犬只予以统一收缴、捕杀’这一条,许多市民有误解。执法部门收缴的犬只转移后统一圈养,而在此收容的犬只分有几种方式处理,健康的供乡村农场领养,并要求按规定定时免疫;对于那些不健康、不正常的犬只将进行人道毁灭。” 解释归解释,群情依旧汹涌。 记者留意到一篇《江门禁狗令,请各位有人性的你们表态!》的微博投票吸引了许多网友参与,截至8月 日19时,坚决反对“禁狗令”的,占87%;表示赞同的,只占2%。 8月 日上午,江门市联合作出相关规定的5个部门的人员开会进行了长时间讨论,到19时正式作出并公布了《接纳民意改进城市犬类管理办法》的决定。 实施9天的政策夭折,却未能缓解支持养狗者和反对养狗者两个阵营相互指责的唾沫。 据介绍,今年1至7月,江门市110报警台共接报涉及犬只扰民的投诉电话4000多宗;12 45政府服务热线电话共受理涉及犬只的投诉电话800多宗,且投诉宗数逐月上升。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上周,广州掀起了新一轮的突击打狗。 “警察都带着套犬网、捕犬钳等专业工具”,目击者刘姓市民说,“一条金毛被抓时还叼着自己的饭盘,看得很心酸!” 但也有市民拍手称好:“像狼一样的狗,谁不怕?随便大小便,谁不讨厌?就得严打!” 在网易的一项调查上,支持番禺警方彻查养犬的人数比例达51.56%。 狗患猖獗人之错,还是狗之错? 在城市养犬问题上,全国各个城市,本来就一直存在着不同态度,非常激烈的冲突也早已有之,江门的这一禁令只是使这种矛盾再次爆发。 2007年以前的广州,狗证更像是昂贵的奢侈品:登记费1万元,年审费6000元,对普通家庭来说高不可攀。但却应对了政府的一种思路:以高昂价格的杠杆,最大限度地限制城市居民养狗。 “当时广州登记的犬只数量只有500只左右,但总量超过10万。”华南农业大学兽医学院李维教授估计,在2007年之前,广州超过99%的狗都是黑户。 到了2007年,广州犬类登记费从1万元降至1000元,到了2009年再降至500元。据统计,该年度广州登记上牌的犬只超过4万只。 2009年2月,广州制定新的《广州犬类管理条例》。除了严格管理区内禁养 6种界定的危险犬外,还规定了每户只能限养一只狗,超过规定数量养犬的,由公安机关没收超养犬只,每超养一只处2000元罚款。 双输的结果由此产生:一些普通养狗者无力支付费用或拥有多狗者就索性“隐姓埋名”,而同时因相关的惩罚措施、监管并未出台,部分养狗者也未把 宠物放在心上,对城市造成了负面影响。 以严打后的2010年为例,该年1月至10月,广东省因狂犬病致死的人数达到了228人,11月全省共报告狂犬病 例。其中,聚焦地广州的犬只伤人人数超过 万人;江门超过1.2万人。 今年7月,广州多家宠物医院进入旺季,但主要业务却不是打针开药动手术,而是为犬只续牌、注册、上证。 作为广州市公安局的委托合作方,广州市金穗动物医院负责人告诉记者,最高峰时,一周给200多只狗登记上牌。“不上就会冒很大的风险,爱犬被没收。” 同时,广州土华动物救助站内也十分“忙碌”:最繁忙的时候,一周就多了20多只流浪猫狗。该站李站长介绍,2009年7月1日至今,合计来自其他民间流浪猫狗救助站的信息,有超过500只狗被遗弃。 “现在新一轮的严打开始,流浪狗一下子又出现了一个高峰。”李站长说,流浪猫狗不仅是对动物的伤害,更为严重的是来不及收养的犬只将会成为狗患。 星河湾狗主林颖(化名)也认同养狗要严管,但狗无过错,只是它必须依靠主人的 才能懂事,所以政府该考虑的是限制狗主,当狗对公共卫生、公共安全、人身安全构成危险时,应当狠狠地惩罚主人。 接种疫苗狂犬病疫苗,人打狗不打 除了养犬管理外,让专家们更忧心的是中国狂犬疫苗接种的思路问题。 “打狗初衷是杜绝狂犬,但这个思路不现实。”广东省农业科学院兽医研究所 共患病研究室主任向华博士指出,要控制人的狂犬病,必须从动物源头抓起,一个地区只要有70%的犬具有有效的免疫抗体水平,狂犬病就不会流行起来。 但中国在狂犬病防治方面却出现了令人费解的怪象:全球最大份额的狂犬病疫苗用于人而不用于狗。 据介绍,中国目前是全球狂犬病疫苗的头号生产国和使用国,每年产销量均达1500万人份以上,超过全球80%的份额;相关总费用超过100亿元,是全球投入最大的国家。另一方面,狗用狂犬病疫苗的价格不到人用疫苗价格的十分之一。 在中国,狗的总数约为1亿只,每只狗用疫苗5至10元,按70%以上的免疫覆盖率计算,总费用每年仅需5亿至7亿元。令世界各国的狂犬病专家们感到奇怪的是,中国狗用疫苗的覆盖率尚不足20%,但却能拿出比狗用疫苗所需多几十倍的钱花在人用疫苗上。 “政府要调整思路,比如调拨专项经费与疫苗配套发放;也可以在缴收的管理费、登记费内就包含疫苗费用,让狗主给狗上牌的时候就能免费给狗打疫苗。”李维说。 “政府收了钱后也要承担相应责任,比如犬只疫苗免费注射、不文明养犬举报机制设立、户外犬只适用场所等。”李维说。 版权申明:本站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010-6794 2 7删除心脏病有什么忌口吗
灯盏细辛与灯盏花
心肌梗塞早期治疗方法
儿童口臭是什么原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