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温州眼镜业龙头企业老板失踪传欠款20亿

发布时间:2019-12-11 10:51:26

一些前来索要欠款的市民干脆睡在了公司里。

储永志 摄

虽然,很多温州人最近都在问,下一个“落跑”的老板会是谁?但是,很多人仍没想到,会是他……

前晚,微博上开始盛传,温州眼镜行业“泰斗级”人物——浙江信泰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竟也跟风般失踪了。

昨天,多方信息已证实,胡福林确已失去联系,部门已介入处理。

人们更担心的是,信泰集团这样的龙头企业“出事”,会不会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让本就风声鹤唳的温州民间金融困局,雪上加霜。

眼镜大佬出人意料“崩塌”,传牵涉巨额债务

前晚10点多,微博爆料:传言浙江信泰集团董事长欠款8亿跑路,目前人山人海在公司门口讨要货款……

友上传图片显示,夜幕中,信泰集团门前,确实围了不少人。

如果说这场“崩塌”绝对出人意料,那么背后隐藏的缘由,则很快成了大家探究的重点。虽然,很多人已然猜到,可能又是资金链断裂这个老问题。

8亿,12亿直到20亿,提及胡福林身后可能牵涉债务,友爆出的数字一直不断更新,却始终没有确切消息。

“多米诺效应影响力超过100亿

。”友开始爆出这样的论调。

胡福林拥有的信泰集团又是什么样的?

该公司官简介:信泰集团于1993年在温州成立,主要经营范围包括眼镜产业和新能源事业

。目前总部员工在3000人左右。

眼镜产业这块,年产量平均达到2000万副,同时也是温州第一个获得“中国驰名商标”称号的眼镜品牌。

新能源事业这块,信泰集团投入应该也比较大,他们在官上自称,光伏产品“预计2011年达成600兆瓦,年产能70亿人民币”。

然而

,值得注意的是,一系列光鲜背后,信泰集团起家的眼镜产业,去年产值只有2.7亿多元;今年1~8月,也才1.2亿多元。

“在整个温州的眼镜企业中,绝对是龙头企业之一。”瓯海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副书记谢成敏介绍,对于这样一家企业“出事”,他们也很惋惜。

有关部门进驻,现场平静,债主开始登记

9月21上午,有关部门分别成立财产调查组、维稳组和接待组,随即进驻信泰集团开展工作。

前晚,随着消息扩散,不少供货商赶到信泰集团厂门口,开始追讨欠款。“很多都是开着面包车来的,为了方便装东西。”

另外,信泰集团的工资基本没拖欠,余下8月和9月工资尚未发放,估计需要900~1000万元左右,有关部门已在想办法协调。

昨天下午5点,来到信泰集团位于娄桥的新工业园。大门内有诸多警力看守,门外围观者不少。

厂内倒是还算平静,一辆印有“海豚眼镜”字样的大巴,静静停在园区内。不时有工人进出,检查很严格,一名女工抱着大大的维尼熊玩偶想出门,也被要求先放下东西。

偶有供货商走出来,基本面无表情,不愿多说就走。

一名从江苏赶来的赵姓供货商说,她是供应眼镜片的,信泰欠了她六七万的货款,现在只能先登记,再等有关部门安排。

截至昨天下午4点多,获悉的数据是,已登记欠债数额1.3亿元左右。

坊间猜测欠债数额,可能远不止于此,“有些放高利贷的,根本不敢来登记,生怕被别人知道了,会遭到“挤兑”,那么他也完了。”上述知情人士说。

坊间担心会影响民间借贷心理预期

由于温州企业多有“连环担保”和“人情担保”等现象,信泰集团“出事”让不少人担心。会不会波及更多中小企业?又是不是“骨牌效应”的体现?

昨天,瓯海经济开发区相关人员称,从目前了解情况看,信泰集团在担保方面牵涉的企业可能不多。另外,和银行的债务问题,要明后天才能统计出来。

至于“骨牌效应”,公开资料显示,胡福林是瓯海经济开发区今年以来,第一个选择跑路的老板。普遍说法是,这多少会对温州企业主的心理预期产生影响。

温州当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财经人士评说,现在问题的关键,不是说这个“圈”内的钱不够了,而是人们的心理预期出了问题。“钱放在别人那里

,不放心,都要拿回来了,这就渐渐成了‘挤兑’的状态。”

可以为之佐证的是,根据温州统计局公布数据,今年8月,“金融机构存款余额”达到7126.59亿,同比增长了21%;而这个数据在今年6月,较5月净增了约418亿。

而温州企业主“落跑”事件,恰是从今年7月之后开始频发的。“难道真的没钱吗?难道一切只是巧合吗?”

“假如,这种不安的心理预期,也在银行身上出现呢?”这名财经人士最后反问。

分享到:

欢迎发表评论我要评论

微博推荐

今日微博热点

滕州市精神卫生中心怎么样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最好的专科医院
福州神康医院在线咨询
佛山市南海区松岗医院
大庆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