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南方有座城

发布时间:2019-09-14 08:08:24
B市,下午5点。安伊娜背着双肩背包出了教室。
四月末的天气,空气里带有不少噪动不安的情绪,乌云低垂,远处的高山艰难的支撑着,似乎这一切根本就不应该到来。翠影斑驳,店铺琳琅,还有音乐,淡淡的显得静谧。顺着街道,伊娜安静的走在街上,没有多余的心思顾及身边的一切,她只想安安静静的回家。
披肩的秀发在弱弱的微风里飘动起来,她不时的提起左手捋捋头发。绿色的T恤配搭着一件较薄的特步运动上衣,黑色的格调和牛仔裤混合成同种感觉。再加上浅黑色的运动鞋,少女天真无邪的笑容,以及在梦的国度生活的公主。她,伊娜。可她并不拥有。
家门前是用鲜艳的蔷薇做的篱笆,花期还没有来临,一片模糊的绿渍。回到家中,按了按门铃,没有人回应。伊娜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摇摇头“又没有在家”。随即掏出钥匙开了门,进了自己的卧室就没有出来。
放下书包,取出家庭作业,往床上一躺。满身的疲惫得以释放,一种说不出的快意瞬间窜上心头,不禁,睡着了。安静的卧室,安静的家,安静的乌云。同时埋在伊娜的心里,她毕竟是在温暖的家庭长大,所以她才会睡的如此安静,随意。
她梦到自己化身为一只美丽的蝴蝶,淡蓝色的翅膀,小小的个头,在百花盛开的花园来回飞舞。温暖的阳光抚摸着大地,嫩草,新花,还有她。她停到了一支熏衣草上面,淡蓝色的一片。她与世界融合成一种颜色,淡蓝色在保护她,她在这片花的海洋里无忧无虑的飞舞着。这一切都是如此的幸运,她一个人都拥有了。没有谁能够找得到她,或许,她正躲在某个地方,因同伴寻找她的焦噪心情而暗暗大笑。然后,飞得高高的,从同伴的背后窜了出来。最后,与同伴并肩飞回家。
梦依然继续着。
此刻乌云早已不甘寂寞,它要变成雨点,与花草亲热,与绿树亲热,与大地亲热。它温柔的作用于地面,在对面的山头,早已集结了一团白雾。她醒了,揉了揉眼睛,然后起身。
妈妈,几点了?
但没有人回应。
打开卧室的房门,向客厅走去,窗帘把客厅裹得严严实实的,快透不过气来。伊娜环视了一下四周,没人,再去厨房看看。说不定妈妈已经在做晚饭了。去了厨房,但还是没有。这时,伊娜担心起来。爸爸妈妈从来没有这么晚还不回来过,如果有事也会给我打一个电话。然而现在的一切都显得特别反常,难道出了什么事了。再也不敢想象下去。这样的意外实在是太多,太可怕了。伊娜快速的回到卧室,翻开书包搜寻手机的下落。然后给妈妈打电话,可是打了几次都没人接。伊娜更急了,在给爸爸打电话,仍然没有人接。伊娜快急得哭了。泪水在眼眶周围打转,雾气渐渐的把白日吞没,天空灰了一层,然后淡下去。一层原始的黑。在重复几次之后,终于接到了妈妈的回电。
妈妈说:宝贝,爸爸妈妈今天有急事,所以要很晚才会回家。
然后匆忙的挂了电话。这才使伊娜的心得到抚慰。家里只有自己一个人,无聊罢!便打开电脑玩起了游戏。外面,被窗帘包裹住的世界,是异常的安静。耳机里的音乐让她忘记的帘外的雨丝。被遮住的世界,若不认真的去听,去思考,你永远只会停留在事物的表面。雨就这样下着,它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人在躲避她的爱抚,它的亲热。随着黑夜的降临,更分不清它的颜色,有人说它是白色的,还有人说是绿色的,现在,它是黑色的。
许久之后,已经八点半了。天空已经黑尽,乌云占领的天空失去了月亮和星星,大地一片漆黑,城市的灯火也在做艰难的抵抗。肚子已经咕咕作响了,原来的这个时候,妈妈早就准备了香喷喷的米饭和可口的茶菜。可惜,今天妈妈不在家。只有自己先做一点,填填肚子。
她去冰箱拿过一包方便面,烧了水,凑合凑合填饱了肚子。
就在这天中午,伊娜的父亲突然接到家乡二叔的电话。
二叔电话里说伊娜的祖父快不行了,患了脑溢血,恐怕……。伊娜的爸爸安泽羲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双手有些颤抖,从内心深处涌出的酸痛突如其来。想到多年都没有回老家看望他老人家。没想到,唉!最后的见面竟然是这种场景。安泽羲止住泪水对二叔说:二叔,我马上就回来,好好照顾爸爸。恕儿不孝。
二叔说:孩子啊,别说这么多了,你是个孝顺的孩子,这是乡亲们都知道的。你爸还想看看伊娜,还想看看他的乖孙女。你们一起回来吧!你爸快不行了。
得知父亲得了脑溢血这一恶耗,对全家人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安泽羲急忙给妻子白雅慧打电话,这时正是午餐时间,白雅慧正同几个同事在公司外的一家小餐厅用餐,接到丈夫的电话,给同事说明情况之后,转身快速的离开了。
白雅慧得知情况之后对丈夫说:泽羲,那我们就回去吧!我们回去一段时间。
那伊娜呢?父亲想见他的孙女。难不成也让她转学吗?
泽羲,现在都这种情况了,不要再顾及这么多了。让伊娜转学,我们明天就走。我去伊娜的学校办理转学手续。
还有,快去买明天的车票,越快越好。
正当两人转身离开的时候,雅慧说:别让伊娜知道这件事,等我们回去了再说。
还是你想的周到!
泽羲回到公司,办理好了请假手续,去买了三张长途汽车票,然后打电话给妻子。一起回家。
此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回到家中,泽羲开了门,正在门旁换鞋,手里拿着西服。黑色的眼镜快要压弯他的鼻梁,奔波一天了,身体散发着疲惫。“伊娜,伊娜,我们回来了”声音不太大,由于耳机里的音乐,伊娜没有听到。雅慧跟在后面,将泽羲的西服挂起。泽羲来到伊娜的门前,长叹了一口气,转头看看客厅的妻子。此时她正看着泽羲,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点头。泽羲理了理衬衣的领角,扶了扶眼框,睿智的眼神有点累了,但也要精神一些,不禁又深呼吸一次。
伊娜,睡了吗?一边轻轻的敲伊娜卧室的房门。
伊娜意识道有人敲门,猜想一定是爸爸妈妈回来了。快速的离开座位,摘下耳机,冲上前去。一开门便上前拥抱爸爸,泽羲很意外的猛然一醒。抱住女儿的肩膀说:对不起女儿,我们回来晚了。
伊娜眼里噙着泪水说:没事的,爸爸。此刻时间仿若冻结,时间能不能就此停止?
爸爸很感动的把哭泣的女儿抱得更紧,似乎很害怕失去。泽羲把伊娜拉到客厅,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伊娜坐在爸爸的腿上撒矫的对爸爸说:以后不许丢下我一个人在家。
爸爸不会了。
下来,我和你爸爸有事情给你说。伊娜看了看母亲,坐在了爸爸一旁。
“伊娜,我们得回去了。”泽羲慢吞吞的说出来,似乎开不了口说这些话。伊娜从小就生长在温暖的家庭,现在让她放弃这里美好的环境,还有她的同学、老师。对她好不公平!
回去?这儿不就是我们的家吗?
妈妈说:我们得回老家了。
为什么回去呀?这儿不是很好吗?
爸爸接着说:伊娜,你祖父得了脑溢血,恐怕快不行了。我们得回去,祖父想多看看你,她的孙女!爸爸的声音十分颤抖,眼睛一直望着身边得女儿,紧紧得握住她的手,这种眼神似乎在等待一种肯定。
脑溢血,这一恶耗铺天盖地而来,没有一切准备就让她弱小的心灵接受这一切。她流泪了,眼泪一层一层洗尽她脸上的痛。
那我们就回去吧!突然伊娜起身,跑向卧室,关上房门哭了不停。她的父母也知道。让她放弃这儿的一切实在是太难了,为了完成祖父的愿望,为了满足一个将死之人的请求。她无能为力,她只有回去。可能是几年,也许是几个月,她都舍不得这儿的一切。泽羲和雅慧在客厅坐了许久,两人都没有说太多的话。泽羲点了一支烟,吞吐的烟圈像白云,在空中聚成一团,然后分散开来,就像他父亲此刻的生命,即将被死神带走一样。雅慧走到泽羲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要在抽了。声音很小,小得怕女儿听见。
你去收拾一下东西,我们明天下午就走。
雅慧看了看泽羲,缓缓的离开了。而泽羲,就这样一支一支的数着烟圈,数着父亲的生命。看见瞬间消失的生命,心里的酸又涌了上来,混在客厅的空气里,却又怕传到女儿的卧室。
然而,这对于依娜来说是多么困难。一个人蜷缩在角落里对同一个号码编辑者不同的短信内容,每一次都迟疑了,突然离开的消息对于刚刚和他建立关系要怎么表达?她不知道。一次又一次,始终没有发给他。
翌日清晨,伊娜从房间出来,刚到门口,看见父亲坐在卧室。手里抽着烟,灰白的烟雾再低温的清晨能保持更久它的姿态,烟灰皿内有一大把烟头,想必他一夜没合眼了。
泽羲回过头去看见女儿。说:去叫你妈妈,我们该走了。
伊娜没有回答,顺着走廊向母亲的房间走去。
车行到校门口并没有停下,伊娜斜瞟了一眼又底下了头,原来五分钟的路程只是瞬间结束的事情,两旁的行道树飞驰过身后,这一切没来得急彩排就开始了,注定没多少美感。
而在伊娜心里,藏了太多她父母不知道的事情。然而这突然到来的离别式,连一个正式的告别都没有,一草一木都在静静的观望。直到他们消失在远处。
教室里突然空出了一个刺眼的座位,同学们议论纷纷。直到班主任公布伊娜去了A市,这一次才有了明显的方向。有一个人,默默的注视这个地方,牵扯不多的神情中缺少一丝疑惑。迅速拨通伊娜的电话,但没有人接。后来便是关机,停机了。
到了汽车站,伊娜打开手机,有十个未接来电,她没有打开。继而拔下手机卡,扔进旁边的垃圾桶。调整了一下情绪,提着行李登上西去的列车。连最后一眼也没有望望生活已久的城市。
两天后,一家人顺利抵达终点,A市,西南方向的一座小城。也是注定会离开的城市。泽羲的二叔来了车站接他们,好几年不见,叔侄热泪盈眶。二叔还说:伊娜都这么大啦。伊娜看了看二叔公,礼貌的微微一笑,便沉默不语。
后来,在B市,也逐渐忘记了伊娜一家人,同样在A市,伊娜也忘了B市的所有,她的同学、老师、朋友,还有一个人。默默的忘记了,痛过去了。
南方有座城,城中有佳人。佳人不着惦,默默看平生。

共 85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南方有座城,城中有佳人。佳人不着惦,默默看平生。滚滚红尘,芸芸众生,从此岸到彼岸,碌碌一生,皆是过眼云烟。【编辑:上官竹】
1 楼 文友: 2011-08-20 08:25:57 小说文笔流畅,故事贴近生活,读后给人一份感动,一份感慨。 联系QQ:1071086492腹泻工作常备用药有什么
心梗吃哪些水果好
幼儿口舌生疮
肠道感染腹泻的原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