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御毒问天 第108章 开赌

发布时间:2019-12-04 19:05:39

御毒问天 第108章 开赌

烹尸馆二楼太过寂静,以至于一楼往来客人的窃窃私语都隐约入耳。

那名稚嫩的童子面对云书狮子大开口,并未如同吕岳那般怒容满面,而是依旧淡定,如同一口古井,丝毫不起波纹。

等待片刻之后,那名童子终于开口了:“很显然,我们的交易很难完成。”

“哦?”对方未曾发怒,出乎云书的意料,这一句可有可无的对白,更是使得云书猜不透此人的心思。

可接下来一句话,让云书起了一丝兴趣,只听那名孩童说道:“我想要你的毒方,更是想要让你加入我烹尸帮。”

吕岳身体抗毒性极强,被云书在毒虫之上种下化石散,更是就地取材找来不少毒药一股脑全都施放在他身上,竟然到现在都还没毒发身亡。此时的吕岳皮肤毛孔扩大,一粒粒石化的毒虫死尸缓缓吐出,身子一动,大片大片的掉落地面,如同撒下一片绿豆。

他就跪伏在云书与童子身侧,一言不发好似成了一尊雕塑。

仔细琢磨了一番童子的话,云书冷冷说道:“想要我加入你烹尸帮,你可知道有多难?”

“你要我烹尸帮有多难,我要你入帮,便有多难。”

云书皱眉思索,对着童子有了另外一番看法。云书知道,此人外表看起来真是一个孩童,但实际上恐怕已经远远不止这个岁数了,这一刻云书猛地想起奇毒秘录当中曾经看到过的一种毒药,可使人逆向生长最终化作胎儿死去。

这是一种古怪的毒药,虽说可使人身躯皮囊返老还童,但实际上的寿命并无增加,相反,随着身体的不断逆生长,最终成为胎儿的那一刻,便是身死的那一日,算起来,更像是减少了寿命。

听闻这童子的言语,云书是足足思考了一盏茶的功法,而那童子丝毫没有打断云书的思考,只是等他细想。

终于,云书开口了:“你有何想法?”

童子直言不讳:“赌一把!”

“怎么赌?”

“你我切磋一番,我赢,你给我毒方,入我烹尸帮。我输,你给我毒方,烹尸帮给你。”

“哦?”云书一愣,随即笑了:“不论输赢,你都可得我毒方?”

“不错,算起来,烹尸帮的价值超万金也不足为过,我因难以启齿的缘由,急需各种上古毒方,因此

,才肯与你赌这一次,否则放在往常,我说什么也不会答应的。”

听这童子清脆的声音悦耳绕梁,云书缓缓的入座,又给自己沏了一杯茶,小口小口的品了起来。

那名童子也缓步来到拉开的木椅前,小心翼翼的爬上高度与他相差无几的椅子,一屁股坐了下来,在一张桌上,与云书平静相望。

“意下如何?”童子平淡的问道。

云书将脸缓缓靠近那名童子,就这么静静直视,直到他说出两个字:“开赌!”

画面一转,极乐城内,入城街道,黑狐帮众人纷纷离开城门,声势浩大,而两位黑狐帮的当家人则是逆着人潮而行,深入城内。

身材壮硕,留着一圈粗狂络腮胡的李黑用粗糙的嗓音问道:“胡子,这消息可靠吗?那位高人真的入了烹尸馆?”

被称作胡子的人,自然便是黑狐帮的二当家,李狐,此人心思缜密,思考的东西太多太多,有的时候,甚至会把他自己给绕进去,听闻哥哥的问话,他只是若有所思的捏着下巴轻声细语回答道:“大哥,我感觉,我果然还是做了多余的事情。”

“怎么,你暗中对那名小前辈下手了?”李黑闻言,惊悚的跳脚。

李狐丝毫不掩饰的告知于自己这个可信任的哥哥,说道:“不错,昨夜让一梁上君子带信而去,倘若不出所料,今日恐怕就会有人向那位戴面具的前辈动手。”

“这这这……这可如何是好?倘若被发现,我们黑狐帮恐怕在劫难逃!”

李狐怒喝道:“大哥,你我做事,从来都是主动出击,积极应战,倘若一味被人牵着鼻子走,恐怕最后吃亏的还是我们。”

“那为何你又说自己做了多余的事情?”

李狐极为恼怒,用力的抓了抓额头,留下一道道红色抓痕,他说道:“昨夜见这面具前辈无视毒药,我便早该想到,此人恐怕与烹尸帮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今日探子回报,说他进入了烹尸馆,我猜测,他恐怕会有烹尸帮的人撑腰,倘若当真如此,那么昨夜托人带出去的信,十有八九是落入了烹尸帮的手里。”

“啊?”李黑顿时热汗满身:“这个如何是好呀,这是天亡我黑狐帮啊!”

“也不尽然,你我二人快去烹尸馆寻人,或许可以撒个不大不小的谎言,将这事情当做误会一笔带过!”

“当真可以?”李黑将信将疑,但毕竟李狐的脑袋比他好使,只好听他的。

这路途当中,诸多官兵排队而行,一批批的经过人群,仿佛络绎不绝。

李黑急躁的抓了抓脑袋,喊道:“今日怎么回事,这官兵的数量比往常要多上几倍有余,该不会出了什么大事吧?”

“大哥,此时什么事情比黑狐帮存亡更为重要?放心,我们已经派人前往乱葬之地寻找死气汇聚之地,只要找到那戴面具的前辈,说清楚误会,就不会有事了。”

“好,烹尸馆就在眼前,我们快去!”李黑指了指距离不到十丈的三楼建筑,脸色更加的凝重了。

就在两人准备靠近之时,却见烹尸馆一楼的购药客人纷纷夺门而出,脸色惊慌不已,甚至混乱造成了踩踏,顷刻间,人声鼎沸,哭喊声与叫喊声混成一片。

“怎么?”李狐诧异,与李黑一同驻足而望。

“噗噗噗噗……”这几声如同瓷碗扣入河面的古怪声音立刻引起了众人的注意,李黑李狐二人抬头望向烹尸馆二楼,只见有一股看不见却可以感知得到的古怪气息如海面波澜凝聚扩散。

这古怪声音稍纵即逝,片刻之后,只可听闻街道上车水马龙与行人叫骂哭喊声。

“怎么回事,这烹尸……”李黑话才说道一半,多年在极乐城街头打杀带来的经验立刻从潜意识里给了他一个沉重的警告。

李黑二话不说,拉着自己的弟弟猛地向身侧一间粮油店铺冲了进去,直接是扑断了门板,将李狐护在身下。

粮油店老板是一名体态偏胖的男子,见状刚想破口大骂,却是见到不远处那有三层高的矮楼烹尸馆竟然迸射出一道赤金色的光芒,紧接着一股恐怖火光蓬勃而出,横冲直撞掀翻就近店铺房屋瓦片千万枚。

“轰……”巨大的爆炸能量直接将半条街道上的行人尽数烧成灰烬,仅仅只是一瞬间,黑烟漫天的同时,有灰烬如同皑皑白雪一般缓缓落下。

“大哥!!”李狐抬头,发现李黑的额头有鲜血淋漓,着急的大喊。

李黑却是一把将李狐推在身后,从粮油店门前小心翼翼的眺望烹尸馆方向。这一眼,让李黑虎目顿时瞪大,指着烹尸馆的方向大声喝道:“那戴面具的小前辈,就在这里!!”

李狐闻言,立刻来到门前小心翼翼观望,忽视了那满街烧成焦炭的尸体,看向那被炸废一堵墙的烹尸馆二楼,看到有两人在残破楼房内相互对望,李狐是内心百感交集。

起初担心云书与烹尸馆有所关联,生怕黑狐帮遭到灭门,可当李狐看到云书可与烹尸帮强者针锋相对的时候,不仅没有如释重负,反而更加的心乱如麻,这等强者,不论如何都不是他们黑狐帮可以在背后搞小动作的。

滑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黑河市第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贵州癫痫
长春哪些癫痫病医院好
云南做全套妇科检查需要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